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打酱油的钱能买醋吗

关我鸟事,我是打酱油的!

 
 
 

日志

 
 
关于我

“打酱油”创始人乃广州街头一普通市民,有记者问他对冠希事件的看法,他回答说:“关我鸟事,我是来打酱油的。” 另一典故源于古时中国比较穷,一般家庭只有一间草房一张床。孩子小时还方便,等孩子慢慢长大了,晚上大人要办事就怕吵醒小孩,要嘿休只能改在白天。那时小孩不上学,所以大人就让孩子去打酱油,给小孩一个碗,小孩端着酱油怕洒了,就不敢走快。然后,大人就可以放心的嘿休了。所以打酱油也有指小孩不明真相的意思。

网易考拉推荐

9银行逼债严介和(一)  

2006-09-27 00:33:44|  分类: 闻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银行逼债严介和(一)

10e7e61cca0.jpg

本报记者  

         江苏南京、南通报道

        921夜,华灯初上。

    南京五台山1号,车水马龙依旧,门庭变幻丝毫没有影响这家江苏最高档商务俱乐部的红火生意。

    当天上午,一个1见方的“粤”字被高高挂出,以素淡的淮扬菜闻名的俱乐部餐厅,全面改营粤菜;半个月前,陌生的“皇典”招牌挂到俱乐部入口,“江苏红商务俱乐部”的字样只在内部依稀可见;更早些时候,香港咸美顿酒店管理公司全面进驻,打算将此改造成一个面向公众的物美价廉的餐厅。

    在此之前,“江苏红”却是一个神秘的传说。作为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创始人严介和接待地方官员和洽谈生意的场所,这间占据了太平洋建设集团总部首两层最醒目位置的俱乐部,除了耗资8000万元极尽奢华的装修之外,更以其标榜的“进来的不花钱,花钱的进不来”,引来无数遐想。

    事实上,就在严介和放手“江苏红”的同时,各地法院的一张张封条也纷至沓来。

    南京市房管局的登记资料显示,截至921,短短半年多时间里,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5次查封了严介和的12处住宅,绝大多数甚至已经被重复冻结3次以上,而最近的一次冻结则发生在2006920

    这些诉讼的原告,大多为各地商业银行,而被告皆为太平洋建设集团或者下属企业,乃至太平洋建设集团实际控制人严介和。

“捆”不住的严介和

    “我觉得他不像一个骗贷款的人,更像一个玩政治的人,利用政府信誉做生意。”919日晚,南通一家酒店,中国银行南通分行某人士向记者如此回忆印象中的严介和。

    作为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严介和往往不得不亲自参与和银行之间的信贷谈判。“主要还是信不过,太平洋摊子铺得那么大,下面公司又多,不抓住他谁敢给那些子公司贷款?”该人士坦言,由企业家个人为企业贷款提供担保并不符合常规,但在信用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该行往往通过连带担保责任“捆”住企业家来规避风险。

        20039月,当中国银行南通分行最终决定给予江苏江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江海建设”)5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时,在担保人一栏中,除了由江海建设的母公司太平洋建设集团(持有江海建设78.96%的股份)提供担保之外,严介和个人同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但这一次,中行南通分行并没能成功“捆”住严介和。

        20038月,太平洋建设集团在南通如皋经济开发区获得了一份总额达1亿元的道路工程施工协议,并由江海建设进行施工。随后,江海建设向中行南通分行提出了贷款申请。

    “当时的审核都是经得起考验的。”该中行南通分行人士表示,在最终决定向江海建设贷款前,该行公司业务部相关人员除了对江海建设及太平洋建设集团财务报表进行分析外,还亲自到太平洋建设集团在如皋、苏州的项目现场调查,甚至还向其他与太平洋建设集团有业务往来的银行了解情况,“当时不管江海建设还是太平洋建设集团,情况都是比较好的,江海建设当时的资产负债率不过30%,没有任何借款,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负债率也只有31.42%,整个太平洋建设集团及下属公司的借款不超过2亿元。”

    即便如此,这笔共分三期的贷款,在顺利执行了前两期分别为1250万元的合同之后,江海建设方面却没能按合同约定归还最后一笔2500万元的贷款。

    记者获悉,中行南通分行给江海建设这笔2500万元的到期日期分别为20061302006627

    上述中行南通分行人士透露,200512月,南通分行获知,中国银行江苏省分行已对太平洋建设集团的7000万元贷款本息申请诉前保全。随后,中行南通分行与江海建设及严介和沟通,提出提前还款,此次沟通未果。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通中诉保字第0001]民事裁定书显示,20051230,中行南通分行向该院提出申请,请求对江海建设、太平洋建设集团和严介和价值2532.6587元的财产予以诉前保全。南通中院批准了这一申请。

    “江海建设在南通的办公室是租的,并没有资产可查封,我们主要以应收债权和担保人的资产为目标。”该人士表示。

    但南通中院还是来迟了一步。

    南通中院先是保全了如皋经济开发区总公司欠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应付工程款。但由于该工程尚未全部完工,具体应付账款无法确定,“按合同大致在4500万元左右,但另一家银行已经抢先一步冻结了1200万元,而且由于施工方原因导致工程延期,如皋开发区管委会还会扣除部分违约金,真正被我们冻结的应付工程款估计在2000万元以下。”上述中行南通分行高层透露。

    随后,南通中院还在南京查封了12套以严介和名义购买的房产。不过,在南京中院之前,已经有另一商业银行提前查封了其中的7套。而让该中行南通分行人士更想不到的是,“所有房子都是按揭的”。

    今年1月,中行南通分行正式起诉了江海建设、太平洋建设集团及严介和本人,“法院还没有判决,我们也在等待。”

    由于南通中院查封的相关资产远不及江海建设欠中行南通分行的贷款金额,该人士表示,南通中院还在帮助其尽量查封江海建设、太平洋建设集团及严介和个人的其他可诉前保全的财产。

    “凡是我们能找到并可以查封的资产,目前都已经封完了,但远远不够。”该人士强调。而在五级风险管理体系中,中国银行南通分行将该笔贷款列为“可疑”,仅次于风险最高的“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